免費發布信息

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RSS | 手機版 | 繁體中文

南非華人網  
 
 

首頁

南非新聞 南非財經 華人新聞 南非概況 南非簽證 南非見聞 南非旅游 風土人情 南非留學 南非視頻 南非風光

圖片

南非商機 國內新聞 新聞中心 房屋店鋪 網上商城 同城生活 求職招聘 華人聚會 便民告示 華人論壇 匯率報價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綜合新聞 > 國內新聞

300億集資騙局崩了 投資人卻要把騙子“保出來”

時間:2018-01-23 01:01:22  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-海外網  作者:

  原標題:[經濟ke]持續7年的300億集資大騙局崩了,可為何投資人要去警局把騙子“保出來”?

  本欄目由俠客島與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聯合出品

  最近,資管圈又有大新聞。

  繼e租寶之后,號稱600萬元本金7年滾到1.4億元,看廣告填問卷玩游戲每月可賺過萬的錢寶網崩了。

  2017年12月26日,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來到南京公安局寫下一紙聲明,向警方投案自首,稱自己“向投資人吸納資金,如今無法兌付本金利息”;前兩天,警方公布了初步調查結果:錢寶網以高額收益為誘餌,持續“借新還舊”向社會公眾大量非法吸收資金,截至案發,未兌付集資參與人的本金數額達300億元。

  七年的大騙局終于得以暴露。如今,張小雷在公安局得以保全生命安全,但是他的“寶粉”們(錢寶網投資者)卻惶恐萬分。

 聚集在警察局門口商討對策的“寶粉”
 
 聚集在警察局門口商討對策的“寶粉”

  自首

  張小雷的自首,是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。

  去年的12月26日,剛剛過完圣誕節的張小雷,還通過錢寶網官方微信發布了新春祝福。視頻中的張小雷一手紅燈籠,一手話筒向“寶粉”喊話:“踏遍青山人未老,這邊風景獨好。”

  誰料第二天,即2017年12月27日,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“平安南京”就發布消息稱,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因涉嫌違法犯罪,于2017年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機關投案自首。

  更為戲劇的是,面對警方的公告,大量“寶粉”的第一反應是拒絕。那幾天,南京市公安局門口聚集了大量的“寶粉”。然而,除了一部分希望能討回本金、依法維權的,另有很大一部分人則希望南京市公安“盡快放人”,他們想“保”張小雷出來,“共渡難關”。

  被騙了錢,還要設法將騙子“保出來”,怎么會有如此詭異的事情?

  原因之一可能是,張小雷的洗腦功力確實很強大。用知情人士的評價,張小雷是“寶粉”眼里的一個“神”。他高中畢業便開始創業,早在1997年,年僅28歲的張小雷已經是一名千萬富翁。盡管隨后這上千萬灰飛煙滅,但無疑為他的人生增添了很多神秘色彩。除此之外,他的人生還有很多破格之處:

  2003年曾牽涉“泛美亞事件”,被質疑挪用巨額公款,隨后入獄;2013年圣誕節前,張小雷在給員工的內部培訓上說:“你們服務的公司是一個偉大的公司……我2014年的目標就是馴服二馬(馬云、馬化騰)”;為了管理公司,張小雷常常用“民選總統”比喻自己,用“國家”來比喻錢寶,用“打仗”來比喻所面臨的各種挑戰。

  曾經面對錢寶網涉嫌傳銷的質疑,張小雷說,“那么大體量的企業要是在這個地方出問題,早就被查處了。那就輪不到你們了,公安局還問我呢。”

  某種程度上,他是對的,這次確實沒輪到“寶粉”們的質疑,在公安局“問罪”之前,他主動自首了。只是罪名換了一個,是涉嫌非法集資。

  誘惑

  不過,相較于張小雷強大的洗腦功能,錢寶網令人咋舌的收益,或許才是真正讓“寶粉”們欲罷不能的終極絕招。要知道,對于不少人來說,活在“600萬本金,7年滾到1.4億”的幻想里,可比接受現實要來得輕松多了。

  一位“寶粉”告訴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,他做錢寶比較晚,但他認識的一個“大戶”,是2010年開始最早做錢寶的15個人之一,本金一共投放了600萬元,7年后滾到了1.4億元。“他留著7000多萬元繼續放在錢寶里,每天在錢寶網上簽個到就可以拿8.8萬元。還有6000多萬元他買了房買了車。這些早期投錢寶的人都賺大錢了。”

  另一位投資者陳鑫對這個說法予以了證實。他認識的一位朋友,以190萬元本金在錢寶網7年間增值為9900萬元,賺了52倍。

  當然,也不是所有人都這么幸運。陳鑫在錢寶網投資130多萬元,事發前已累積到370多萬元,“2014年30萬元買的錢寶網股權兌付了180多萬元,漲了6倍。”眼見賺錢容易,陳鑫又從銀行貸款60多萬元投入錢寶,加上此前投資南京藍莓(已跑路,法院審判結果已出)等“P2P公司”,到目前為止一分錢也沒有拿回來,眼下要賣房子還貸款了。

  但是無論如何,錢寶網是虛構了一個強大的商業帝國。“錢寶網強大之處在于,它能讓絕大部分人賺了錢不走,相信并忠實信守這個平臺,甚至將利潤和增量資金再行投入。”陳鑫說。

  騙局

  那么,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模式,能夠讓無數“寶粉”們心甘情愿地把巨額資金投入這一平臺,并且讓錢寶網撐了7年而不倒呢?

  據張小雷本人供述,錢寶網以完成廣告任務獲取高額收益為誘餌,收取用戶保證金,采用吸收新用戶資金、用于兌付老用戶本金及收益等方式,向社會不特定公眾吸收巨額資金,涉嫌非法集資犯罪活動。

  有點復雜,來看看錢寶網的宣傳資料。簡單來說,就是你得先成為“寶粉”,這一步包括注冊成為會員,繳納一定數額的保證金;然后,你就擁有了到大廳做任務的資格,比如觀看廣告、填寫問卷、試玩游戲等任務,完成之后就能“領工資”。比如有個案例就說到,用戶如果能繳納10萬元保證金,并保證每天看一定量“廣告”,每月就能獲得最低4000元、最高過萬元的收益。

  聽起來非常贊,但是假如你仔細研究一下這些任務,就會嗅到一絲詭異的味道。

  首先,錢寶網這樣一個并不是非常出名的公司,是如何像宣傳的那樣吸引大量廣告商的呢?事實上,根據張小雷等人的供述,平臺開辦以來幾乎沒有外部品牌投放廣告,其“任務”主要是從網上隨意找來的廣告以及公司內部視頻等。

  其次,錢寶網的收益組成主要包括做任務、簽到、推廣等。其中做任務和推廣是大頭,基本上都在月息2分(年化收益36%)左右,加上每日簽到的萬分之五的收益,其綜合收益高達每月3分5厘(年化收益42%),算上復利則超過50%。你應該已經看出來了,形同高利貸。

  江蘇三法律師事務所律師王煒,就曾點出錢寶網的運營本質:所謂的“工資” 直接與“保證金”的數額掛鉤,實質上已經不是真正的勞動報酬,只是對“本金”“利息”一種掩人耳目的說法。

  但是這一危險并沒有被投資人放在心里。在高額收益誘惑下,大量逐利者將真金白銀投入該網站。錢寶網此前稱,截至2017年9月,注冊用戶數超過2億,平臺流水超過500億元。

  手法

  如此高額的回報率,又沒有明確的商業盈利模式,錢寶網靠什么來維持這個攤子不崩呢?

  拉錢,拉人,成為唯一的手法。

  隨著公司的發展,錢寶網開始推行更加危險的“商業模式”——微商和股權投資。

  2015年,錢寶網升級后植入社交、購物、分享等功能,宣稱轉型做微商平臺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這么做的最主要任務,就是為公司“洗白”,以及帶來一些現金流維持平臺運轉(店家入駐錢寶網要繳2萬元的抵押金)。

  比微商更危險的,則是一款起投金額為100萬元的“QBII”項目。說起來是分銷產品,但是假如你仔細看一下合同范本,就會發現,這實際上是錢寶網與投資人簽訂的一份股權投資協議,可以通過標的公司(基本為空殼公司)獲得分紅收益,收益率最高達300%。

  300%的收益率!真有這么好的事情嗎?

  有業內人士點破了其中的玄機,簽約“QBII”項目后,投資者的身份就轉變為旗下公司的股東,投資人的身份也從“出資人”變成了“權益人”。這意味著什么呢?也就是說,“股東”們的提現欲望會大大減少,不僅會大大減少,同時還有很大沖動為平臺拉新的用戶。“因為用戶買的是股權,公司沒有義務歸還投資款,用戶只可以賣給下家。”

  就是這樣,張小雷設立或收購了大量或真或假的關聯公司,設計出了一個龐大的實業網絡假象,并緊踩政策輿論熱點,營造出一個巨大的商業帝國幻像,對投資人進行洗腦。

  其后果是什么呢?知乎網友說得很直接:“錢寶網之所以維持到現在,靠的就是不斷兌現高利息,用賺錢效應來吸引投資。賺到錢的不走,還不斷拉人。目前來看,扔進去的錢想再回來很難,先來的拿走了,留下的都是背鍋俠。”

  警示

  值得深思的是,如今背鍋俠們哭天搶地,希望要回本金,或大呼“被騙”,“悔恨萬千”,但其實早在2015年,南京市政府就用心良苦,曾對錢寶等類似金融風險加以防范。

  2015年11月底,南京國際馬拉松賽上,作為幾大贊助商之一的錢寶,其LOGO被主辦方用白紙擋住。

  2015年12月,媒體報道稱,南京當地媒體接到相關部門發來的“封殺令”,從即日起將取消和錢寶網、錢旺公司合作的宣傳、投資、商務項目。

  更有消息稱,南京市有關部門當時對錢寶網采取措施,限制錢寶網在南京開展線下業務,并要求錢寶網遷徙注冊地和公司總部。

  2016年,錢寶網位于南京江寧區辦公地點的大門外,4個路口均被拉起橫幅,寫著“提高風險防范意識,警惕非法融資陷阱,謹防上當受騙,抵制高薪集資誘惑,理性選擇投資渠道”。據悉,這些橫幅是江寧經濟開發區管委會為了提醒投資者而采取的舉措。

  不過,張小雷旗下的公司并非錢寶網一家。據天眼查提供給《中國經濟周刊》的一份調查資料顯示,截至案發前,張小雷在72家企業擔任法定代表人,集中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行業;張小雷共投資54家企業,投資金額最大為4455萬元。其中,有30多家企業已被注銷,提示有風險的公司有40家。

  業內人士認為,雖然南京當地政府此前已對錢寶網產生警覺,但面對如此眾多的企業和屢屢變動的辦公地點,政府相關部門確實有點防不勝防。

  而對于那些無視風險,一意孤行將資本投入相關平臺的人,我們或許也只能提醒一句:罌粟很美麗,但也很危險。

  文/《中國經濟周刊》劉照普

  編輯/雪山小狐

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上一篇:中國對這種東西說一聲“不” 美國歐洲陷入恐慌
 
下一篇:美媒:中國轉型科技超級大國 25年全面逆襲
 
延伸閱讀

 

網友評論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點擊更新 換一個 匿名發表
推薦資訊
非洲首個“福建菜海外示范點”落戶開普敦
非洲首個“福建菜海外
你需要知道的南非危險路段匯總
你需要知道的南非危險
“六大類犯罪”將成為南非警方打擊焦點
“六大類犯罪”將成為
人民幣會成為非洲國家儲備貨幣嗎 ?
人民幣會成為非洲國家
 
欄目更新

 

  • 今日排行
  • 本周
  • 本月
  • 本周熱評
  • 本月
  • 年度
幸运5电子游艺江苏新快3开奖结果众发娱乐可以赚钱吗开店卖自酿酒赚钱吗pk10网站遗漏广西快乐10分菁优网做题赚钱么河北快三一定牛走势图今天福建快3推荐什么号手机彩票作弊器在哪下载宁夏11选5杀号技巧香港慈善网三肖开奖结果辽宁快乐12选5软件下载重庆时时l彩分析手机版大乐透彩票电子坐标图摄影行业还赚钱吗